一位巨匠,一份号召

(这是去年12月写的一篇旧文)

—给朋友们,尤其是我的经济学朋友们…

12.13日,博弈论一代大师Thomas Schelling(歇林)过世,享年95岁。一直想写点儿什么,但总感觉时机不成熟。 直到前几天仔细读了大师的自传,和近日北京重现的重度雾霾…

正所谓”时世造人”, 歇林与博奕论另一位巨匠纳什(Nash) 都是冷战时期的产物。纳什由于电影, “beautiful mind”, 而家喻户晓,而同一时代的歇林,被当时核毁灭的真正可能性而深深触动,在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后,毅然决定转入专心研究如何避免超级大国间核毁灭这一课题。 其后歇林进入肯尼迪和约翰逊两届政府,亲手炮制出”有效核威胁论” (credible nuclear threat as strategic deterrence),为战后70多年世界无核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

另外,为了避免交流障碍或不畅而导致错误启动核战争,在歇林的一再坚持下,美苏开通了首脑专线电话。

歇林的有效威胁理论简化后有点儿象中国的”置之死地而后生”,都强调削减我方军队的退路和可选战略,从而使敌方”认为”我方几乎无退可退。但大区别是: 在中国的运用主要是用于鼓动我方军队作战的决心和士气; 而歇林的理论则强调敌我的”互动”和博弈:  “无退路”,便使得当前发出的威胁更加让敌人可信,而最终迫使敌人back down, 坐下来谈判,或让步。

歇林的另一贡献是他和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创建了哈佛大学的肯尼迪政府学院,旨在培养和教育新一代政府领导人。中国政府每年派到这一学院学习和交流的人数不在少数。 在当时,专门研究公共政策的学院还沒有,因为这种学院一般都是个学科大杂烩: 经济学、政治学什么都有。但由于肯尼迪学院的巨大成功,如今公共政策的学院已在世界遍地开花。

……

上面是对大师的缅怀,下面讲号召。

歇林能自创一派在于他是一个problem solver, 带着时代的最大问题去搞研究。 中国的发展进程中如今出现了很多大问题,比如雾霾、房产泡沫…这些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民生和人的基本生存权。我们可以很悲观,埋怨政府,但也可以象歇林一样,answer the calling, 去着力主动去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最棘手的问题。

我不是说经济学人要到处指手划脚,搞所谓的”经济学帝国主义”,而是作为经济研究者,我们每天可以见到太多”愚蠢”的公共政策横行于世, 但却因为政府信息的不完全或部分官员的无能,得不到及时纠正。 和普通百姓一样,光抱怨也是没用的,掌握着一套有力的分析工具和理论,我们有义务让政府知道这些问题其实是可以解决或改善的。让政府知道了解决方法而不施行,政府就要被问责。

所以我号召我的同仁们: 或者你转研究领域,或者你每天花至少一个小时去思考我们这个时代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比如如何最有效、最廉价地改善环境污染问题?  ……把这些问题想透了,经济学的大师一定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断涌现。

Professor Schelling, RI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