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随想(三)

再谈人民币贬值的逻辑…(三)

 

综合前两次对人民币的看法,这次着重谈一两个和朋友聊天时提到的疑问,和人民币在未来可能的变数。

首 先,根据不可能三角定理(the impossible trinity), 当中美两国间存在较大利差,而且中国有较独立的货币政策时,要想不贬值,就必须控制跨境资本的自由流动。在这点上,市场认识基本是一致的,即预测中国一定 会实行某种程度的capital control。既然资本管制就能堵住人民币贬值,那为什么对冲基金还在做空人民币?

这 就要回到当前中国宏观经济的最大弱点上来。 当前的症结是房地产的大量库存无法通过市场价格来出清:房价大跌,库存瞬间解决,这和股票迟早有人抄底是一个道理,但政府对房价下跌太敏感,不许跌。 主要担心是下跌预期一旦形成,不仅老百姓会无限期推迟买房,而且新的房地产投资也不会再有,各方面的信心也会大损,到时经济还真有可能出现负增长。 所以现在的政策是先稳住价格,希望通过减免些税费来刺激买房需求。 其实,这已然是房价的隐形下跌!只是减税减费加起来不到10%, 在边际上兴许能唤起一部分买房需求,但不要寄太大希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任志强的“疯子建议”,把多建的楼房全部推倒重新来过是短时期最见效的应对方法,但实际政策制定绝没人会考虑。说白了,这和奶农把过剩 牛奶倒掉是一个道理:倒掉也不降价—荒谬却有其经济学逻辑!

房子建了卖不出去,就像借钱给人永远收不回来一样,最终只能write down、上坏帐。 重组换完血,帐本轻松了,又可以继续吸食鸦片,兴许盖更多更昂贵的楼,修更偏远的路,也兴许会把路把楼修到金庸小说中遥远的stan国去,撒马尔汗、拜火教徒[呲牙] 。

在债务重组期间,国内经济一定是倒死不活的,即所谓的“L型”。 但是党有保增长和维稳的先天弱点,所以就只能靠出口,绕了一圈,终于说回来了,這便是人民币贬值的简单逻辑。 对于重组,世纪初的那一拨借了国际投行的不少力,这次估计也不会例外,只不过鱼饵要更大才行。

上 面人民币贬值逻辑也有一定变数,其不确定性足以让海外对冲基金亏掉家当:首先,政府可以坦然接受5-6%的增长,完全不参加竟争性贬值。当然,这样做的代 价是巨大的,别国都在贬,或早已大贬,我们却要死扛,想想吧。这方面可以参考1929-1936年间各国先后脱离金本位的经验;  第二,不贬值,死扛,并且利用低增长来倒逼国企改革,也就是朱氏改革v2版。这个我一定拍手称快。 可就这届政府来看,目前还没有见到有朱氏一样大魄力的人物,也许2017年政府换届会有转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